阿彤.

【同人】等

茅十八啊qaqqq

冰糖栗:


  • 主茅十八 BG向


  • 短篇完结  电影《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衍生 含剧透







荔枝说:每次我把自己紧紧地裹在被子里,都会想那天茅十八抱着我,他抱得那么紧,究竟在想什么。




《等》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只要最后是你就好。今天你路过了谁,谁又丢失了你呢?欢迎收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是陈末。




今天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关于我的表弟和他的爱情。我的表弟是个奇葩,把他扔到大街上都可以一眼认出来的那种奇葩。顶着全城最乱的头毛,全城最长的刘海,全城最邋遢的衣裳——尽管这货的衣服好像都不便宜,以及一张全城最纯的脸。




那就是我的表弟,我们叫他茅十八好了,这个名字随意了一点,听众朋友们听听就好。他稍微有点爹不疼娘不爱的意思,总之高中时就住在了我家里,蹭吃蹭喝搞爆炸,说不定现在某位收听节目的听众就曾经路过他发明的神奇空气炸锅,希望路过过他的神奇改造锅的朋友还健在……开个玩笑。




身为一个标准的理工男,茅十八,我亲爱的表弟,毅然决然地在高考前夕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他决定挑战一下我国高考严酷的监考制度,并且十分无私地以身试法,最终抱着他那一堆稀奇古怪然而对考试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发明,哭兮兮地被赶出了考场——苍天,我记得那一场是语文,高考第一场。我那时比我妈还恨铁不成钢,用鸡毛掸子打他的鸡窝头,质问他一个会闪烁七彩光芒的硕大的手表是怎么躲过了扫描仪并且那玩意儿带进考场究竟能有什么用,茅十八抹了一脸眼泪鼻涕,献宝一样举着那玩意儿说它能扰乱信号什么的。




要不是我发小猪头拉着我,可能我要和这货同归于尽。幸好我想像中来自茅十八亲爹亲妈的暴风雨并没有降临,茅十八成功地继续在我家蹭吃蹭喝。那是我和发小一起离家去上大学的第三年,处理完了他的高考处分,我摁着他的脑袋告诉他记得准时给我母亲买饭,之后重新回了学校。两个月后,一次手机视频通话里,我妈兴高采烈地给我展示一件新外套,漂亮极了,还有她的新发型,那乌黑油亮,那时髦,那刘海,我一看就知道是茅十八干的。




我就骂他拿我给的生活费献佛讨好我妈,让他速速给我妈坦白,省得我妈以后偏心。茅十八说,不是用我给的生活费。我就纳了闷了,他一个刚高中毕业两个月的小破孩,打工也就零零散散挣点饭钱,哪来资金带我妈出去浪,啊不是,出去潇洒,还shopping。他跑到我家天台上,躲开我那时候已经不太明白事儿的母亲,告诉我,他再也不用往家里打钱了。他再也没有爸爸妈妈需要他往回打钱了。




那天他哭了。一般人听不出来他的哭声,像小孩打嗝一样,我听过,是因为他高中时谈了三次恋爱,前两次牵牵手就分了,第三次牵牵手滚滚床单,他一肚子山盟海誓掏出了一颗心捧给人家小姑娘,小姑娘是玩玩的,那一次他哭了。那一次他只是不明白,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他那次床单都滚得稀里糊涂,莫名其妙脱了处,简直像是武侠小说里练童子功的大侠被女魔头拐走了人生第一次。




我不知道在这次视频通话前,他憋了多久,反正那天我听了很久。末了他打着嗝哭兮兮叫我哥,给我叫的一个激灵,心都软成刚开封的橡皮泥了,捏巴半天才柔情似水地打算跟他抒个情,这货嗝了一阵,说他想吃汉堡包,一个不行,要两个。




妈的,都几岁了,给我气得,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这货都要挂在我裤腰带上蹭吃蹭喝一辈子的场景。




……不过现在,我偶尔也想想,如果以后什么都不会发生,他挂我裤腰带上蹭吃蹭喝一辈子,我也勉强养得起。我养不起,娶个幺鸡回来一起养也是可以的,幺鸡会打滚空翻,牵到街上可以卖两个钱。哦靠,你擦干净眼泪鼻涕再打我行吗幺鸡?




不过我们都知道,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茅十八第一次遇到他小女朋友时的具体场景我一直不清楚,但我用膝盖想想也知道,一个平均每月引起二十次以上爆炸事故的没有梦想的发明家,被人民女警察盯上简直是天经地义,我们姑且称呼这位人民女警察叫荔枝好了。茅十八认识荔枝之后,就连带我和我发小猪头一起过上了疲于奔命的日子——荔枝奔他的命,我们俩忙着救他。




各位听众,你们可能这辈子都没像茅十八一样体会过天天被警察追是怎样的体验。




大学毕业后,茅十八和猪头俩人都在我家蹭着,可能是猪头这人看上去比我随和一点儿——毕竟他是个胖子——所以茅十八还经常黏着猪头,直到有一回我和猪头跟在他和荔枝后头,听着荔枝甜蜜蜜地娇嗔了一路「茅十八」,猪头拉着茅十八窝到角落里,正儿八经十分沧桑地告诉茅十八,荔枝在泡他,在玩制服诱惑。这震惊了全城最纯的茅十八同志,他在黑框眼镜后头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啥叫制服诱惑。




我刚巧听见,痛心疾首,不会看片的理工男和咸鱼没有区别。




我那个探索宇宙真理致力于开发自己软件、没时间说假话的弟弟,终于臣服给了荔枝的直率和勇敢。某一天他背着筐回来,叮叮咚咚地把他回收来的微波炉拆了一地,然后又把我从床上扒拉起来,顶着一张红得发亮的小脸要给我讲荔枝。我当时很绝望,茅十八这人平时不爱说话,肉体里住了个话痨的灵魂。他碎碎念了半晚上荔枝追着他跑,荔枝拿着小本本问他谈过几次恋爱,荔枝说了自己的恋爱经历,荔枝说她最讨厌说谎,荔枝问他是不是只会说实话,荔枝问他,她漂亮吗?




就是这个动作,靠,茅十八让我扮演荔枝的角色,一定要给我再现一下那个场景。嫌我感情不充分眼神不深情,更嫌弃我的胸位置好像不对,他自己把我摁得扎了个马步,骑在我膝盖上,一脸痴呆样地凑过来,羞涩地扭捏了半天,挺胸低头情意绵绵地问我:「那……我漂亮吗?」




受惊过度的猪头拧拦了我们卧室摇摇欲坠很久的门把手,往事真是不堪回首。我想荔枝当时一定比他的表情好看很多,而且……荔枝的胸应该比他大。总之这个闷葫芦把被荔枝撩的所有兴奋之情都付诸了这一晚我和猪头的辅助情景再现上,我和猪头都很绝望。另外,茅十八对荔枝曾经被负心汉骗了的事情耿耿于怀,甜蜜过后随时准备举着自制炸药包去炸碉堡。基于他的创造发明毁坏性太强而且目标容易走偏,我和猪头软硬兼施哄了他半天才哄好。猪头说等茅十八告白成功那天,他一定不回家,否则就要陪同重温一夜告白戏码了。




猪头真的没有经历这一场重温场景,猪头失踪了,不知道听众朋友们有没有见过茅十八贴了一满城的寻人启事,其中还有荔枝这位人民女警察铁面无私帮忙贴的一部分。荔枝告白成功,他俩甜蜜蜜地搬了出去,开了一家维修铺,还用了荔枝的名字去命名。




茅十八这个王八蛋,居然把一辈子的智商都用在了谈恋爱上,天晓得我第一次去他俩的小窝时掉了几身鸡皮疙瘩,除了满屋子的维修电器,就剩下茅十八的贫嘴语音和毫不吝啬的告白上了。那个踩一脚亮一下的小台阶设计很不错,我觉得以后可以把这货绑到我家给我安一个,撩他嫂子用。……不好意思。




我回来了,有一个经常掉眼泪的搭档其实有点麻烦,现在她一个人在外面哭呢,还把我赶回来……但是我要把故事讲完。我还记得那一天呢,茅十八跟荔枝求婚了。这货真是太怂,一句「你愿意嫁给我吗」硬生生拆成三段,哭得喉咙里滚嗝,就只会嚷嚷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那时候我在他们的城堡后面,举着一堆气球,当然没哭了,傻逼才哭呢。荔枝答应了,荔枝非常正式地回答他,好的。那个时间,那一分钟,我想那里的天地都有永恒的美丽,他们也会有永恒的爱情。




后来,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那一天,全城亮起双闪的那一天。那一天,幺鸡没有来,她差点从我的全世界路过;那一天我很矫情,我也很脆弱;那一天,我看到了来自这个城市的善意,对一个广播里的陌生人,对一个声音的善意。也是在那一天,我记得非常清楚,凌晨,我带着被幺鸡回了一条决绝告别短信的绝望,奔赴向另一个更绝望的消息。




我的弟弟,其实是个非常勇敢的人。一个能面对空气炸锅面不改色的货,怎么可能怂呢?虽然他是个战五渣,我真的气死了,以前多带他打打架就好了……他非常勇敢,即使面对死亡也能够勇往直前,虽然我心里希望他胆小一些,再胆小一些。




我看到他的时候他满手都是血,身上还穿着那个邋里邋遢的小围裙,肚子那里流了很多血。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呢?一个曾经和你朝夕相处的人,他在那里,你看着他,却知道他再也不会回来了。于是你先感受到的,不是悲伤,而是愤怒,你觉得不值,你想象中的他应该安安稳稳度过一生。等你的愤怒把所有力量都燃烧尽了,你感受到悲伤,那是从心底里翻出的苦涩,铺天盖地地淹没你,你不敢碰他、不敢看他,不敢听他的名字,不敢提起他,你甚至不敢回想你记忆里的他。




那是个很短暂的过程,当你经历了这一切,你的眼泪才会姗姗来迟,你终于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他就这么走了。




而我经历这个短暂的过程,用了整整一个星期。说来讽刺,他死了以后,我终于愿意承认我的表弟,摘掉他的眼镜以后是个非常好看的孩子。




我没有向荔枝问任何事,茅十八刚离开的那两天,她只要见到我,就会木然地流着泪说对不起。她没有对不起我,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她很爱茅十八,茅十八也很爱她,她给了茅十八世界上最珍贵的幸运。我知道荔枝需要诉说,所以我一直等,直到她觉得已经哭够了。她告诉我,那天茅十八就像曾经说的那样拼命保护她,把她拦在自己身后,他被人开了瓶子,他被推来搡去,他流了血。




他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愤怒地吼了一声,扑上去想把要殴打他老婆的坏人揍扁。但是他撞上的不是拳头,是刀子。这一切,荔枝也是从坏人口中知道的,她说那天她和茅十八背靠背地被人包围起来,感觉非常幸福,好像有了靠山和铠甲一样。那时候她不知道,茅十八的肚子在流血。




她说茅十八一句话也没有说,可能已经说不出来了。茅十八把她一把拉回来紧紧抱住,她说抱得很紧很紧,她能感觉到肩上的重量越来越重,好像在撒娇。




她说:「茅十八,你干嘛呢!」哈哈。




有些甜蜜地斥责着他不合时宜却让她感到幸福的撒娇。




直到有一只紧紧抱着她的手脱力地滑下去了。




荔枝说她感觉到了,她感觉到茅十八好像要走了,但是她不会相信的。她抱着他往下坠的身体,把他的手臂圈在自己肩上,然后就在心里一直命令她的茅十八,抱着她,不要放手。那双手为她做过导航仪,为她做了报警器,像承诺的那样保护她,在离开的前一刻,尽管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也还是非常努力地抱住了她。




荔枝说「等我」,而茅十八用一个无声寂静的拥抱告诉她,他才不要等。




……




……对不起。不久前,荔枝把那个茅十八为她做的太阳能导航仪给了我,请我将那个无法关机并且时刻都在告诉荔枝茅十八爱她的东西带走。我不知道说什么,就掖着导航仪要出门,她在后面说:「每次我把自己紧紧地裹在被子里,都会想那天茅十八抱着我,他抱得那么紧,究竟在想什么。」




她怎么会不知道呢,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全世界都知道。




茅十八修过的所有电器也会让她知道,让全世界知道。




茅十八爱荔枝,茅十八永远爱荔枝。




猪头的爱情让我相信年轻,茅十八的爱情让我了悟珍惜,我一直……




……对不起。这个,人啊,年纪大了就总是这样,我母亲迷迷糊糊的,到现在还惦记着她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媳妇。茅十八和猪头这两个王八蛋,趁我不在也不知道怎么笼络我妈了,还把我妈也笼络成了他俩的妈。




有人说:「人的一生总会遇见很多人和事,你无法预估谁是你最终的同行者,需要独自面对很多,但是不管从哪里路过,路过了哪些人,都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与收获。*」我想是的,我遇到和路过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我都不后悔,茅十八和荔枝也一样。




因为对他们而言,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这样的彼此了。




你们知道当全世界的电器都开口,用他的声音,深情的、雀跃的、羞涩的、开心的,一遍遍向你重复「荔枝,我爱你,我永远爱你!」时的感受吗?




世界上,只有荔枝知道。






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




我们明天再见。








*:人的一生总会遇见很多人和事,你无法预估谁是你最终的同行者,需要独自面对很多,但是不管从哪里路过,路过了哪些人,都是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与收获。                        


                                                                        ——杨洋



评论

热度(59)

  1. 阿彤.冰糖栗子 转载了此文字
    茅十八啊qaq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