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彤.

地平线下 41

清和润夏:

41


 


明诚在厨房里一通忙,吃到午饭已经下午。王天风盛赞明诚手艺好,来法国就没吃过像样的东西。明楼看着一桌子菜,全是他爱吃的。


他嘴里发麻,什么味儿也尝不出来。


明诚没说什么,只是垂着眼睛,面对王天风的夸奖笑得很腼腆。


下午五点吃完饭,窗外彤云密布,路上路灯朦朦亮起,有气无力。


“下雪了。走吧。”王天风抹抹嘴,非常客气对明诚道:“多谢了,难得吃这么舒坦。”


明楼板着脸:“好好念书,不要胡搞。”他从头到尾没看明诚,像大哥一样训斥完立刻就走。王天风呲呲牙,跟上去。


明楼觉得……明诚在看他。


温柔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


明楼闷头往前走。


王天风跟在后面小跑:“你等会儿。走那么快干嘛?”


明楼蹙眉:“不是还有正事?你不找烟缸了?”


王天风笑:“找啊。这几天我一直在找,范围已经缩小到几家花店附近……有消息说今天晚上青瓷护送一个‘43号’一道离开法国。”


明楼抿着嘴:“哦。”


“所以今天沉寂了这么久的烟缸一定会活动。”


王天风打个指响:“一网打尽。”


 


两个人回到明楼住处,在楼下被一辆马车溅了一身泥。雪越下越大,明楼站在雪里看着那辆马车。王天风用手套掸掸大衣,两步走上前一把薅开豪华马车的门,咣当一响:“你想死?”


马车里坐着个阴森的中年男人。发福,水肿,方块胡。寇荣居高临下看王天风:“地图。”


王天风需要仰着头看寇荣,这让他很不舒服,所以他掉头就走。


寇荣怒吼:“王疯子,你别他妈太过分!”


王天风双手揣在大衣兜里,转过身,似笑非笑略略歪着头看寇荣,把他从里到外看了个透心凉:“看你这样,二鬼子不好当。几个月没见,秃这么多。肝火大。”


九一八之后原东省特别行政区警察管理处处长金桂荣投了日本人,留用。寇荣是金桂荣碎催,跟着鸡犬升天。据说很快要成立满洲警察厅,寇荣这次如果能搞到烟缸,前途无限。


明楼没说话,直接上楼。寇荣跳下马车,手里拿着枪顶着王天风:“地图。”


王天风用手指挖挖耳朵:“没有。开枪吧。咦那好像是法国警察?”


寇荣太阳穴跳动,恨不得拿枪捅死王天风。王天风笑意渐淡,友好地拍拍寇荣肩上的雪:“看你这胖样,多加锻炼啊。”


 


明楼上楼,站在门口,脱了大衣,抖抖雪。王天风跟着上来,看样子不像挨枪子的。


“那地图,是你抢来的?东北那边的?”


王天风脱了大衣,换了棉拖鞋,舒服地窝在沙发里:“青瓷的地图?啊是啊,抢来的。没杀掉,打昏的。”他一耸肩,“我就说,在国内随手解决的东西。”


“你和寇荣认识。”


“旧相识。”


“啧。”


“不过……既然他想当二鬼子,那就……怎么说来着?‘割袍断义’。”


明楼拿出一张普通的法文版巴黎地图,铺在桌上:“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大致范围了吧。”


王天风站起凑上来:“差不多这条街。花店太多,得一一排查。今晚烟缸难得活动,得抓紧时机。”


……寇荣那个手下被打昏之前王天风不知道怎么料理他呢。


 


明楼和王天风一人一把枪,六发子弹。


“不到万不得已,不用。”明楼道,“千万不能引起法国警察注意。”


王天风嗤笑一声。


风雪减小,王天风在窗前试了试:“行了,走吧。”


两个人走到那条街,几乎已经没有风,只有雪花无声坠落。明楼突然站住:“有人跟着咱们。”


王天风冷笑:“寇荣。”


明楼握紧大衣兜里的枪。王天风道:“咱们分开行动。味道越来越近,应该就是附近几家花店。”


明楼看他一眼,朝街道另一边走去。


路上行人寥寥无几,明楼看一眼手表,晚上九点半。他突然有些焦躁,风撩起他大衣的衣角,他站一个花房后面靠着墙捏捏鼻梁。明楼强打精神正打算观察,突然一个清瘦的影子如雷电劈进他的视线。明楼贴紧墙壁,极度震惊地看着明诚越走越近。明诚没有发现他,整个人缩在呢子大衣里,路灯下,寞寞独行。


他走到花房前门,左右看看,悄悄进去。


明楼脑中嗡一响。


剧烈的疼痛让他撑着膝盖弯下腰,几乎站不住。


他一直觉得明诚在安然念书。他一直觉得他在为家人遮风挡雨。他一直觉得牺牲可以到他为止。


明楼咬着牙顺着花房后楼梯往上爬,从换气窗跳进楼梯口,拳风瞬间擦着他的脸过去。明楼一偏脸,向后一退,对方过来抢他的枪。明楼攥住那只手往下压,那人转身后肘击,明楼枪托顶回去,顺势扣住他的肩关节,两个人倒在地上,那人被他死死摁住,闷哼一声,奋力挣扎,明楼差点没压住,他感觉到这具年轻身体强悍的力量。


豹子成年了。


明诚闷吼一声挣脱明楼,旁边陈列花盆花瓶的架子哗啦一倒,一地锋利碎片。明楼举枪相对:“别动!”


明诚冷着脸,看明楼。


“解释。”明楼的太阳穴锥子扎一样痛,他从小到大发怒的次数屈指可数,今天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解释!”


明诚反问:“大哥,你是什么人?戴笠的人?二陈的人?来消灭我?”


明楼痛得额角冒汗,他举着枪纹丝不动:“那么你呢?你答应过我!专心做学问!你现在是用什么身份跟我说话?”


明楼身后一人轻轻叹息:“别动。”


贵婉的枪顶在明楼腰上。她向旁边微微跨两步,看到明楼的侧面,惊讶:“是你?”


明楼放下枪,看她一眼,没什么奇怪:“真是你。”


贵婉也放下枪,明诚疑惑地看明楼,再看贵婉。


明楼盯着贵婉,冲明诚一偏下巴:“他怎么回事。”


贵婉很平静:“他叫明诚,我发展的下线。”


“你不是在哈尔滨?”


“东三省什么情况你也知道,我来法国发展交通站,直属中央交通局。”


明诚在两个人中间疑惑的眼神成了惶恐:“你们……”


明楼突然转脸:“跪下!”


明诚扑通就跪下了。


明楼对贵婉冷声道:“你不知道他是谁?发展他做下线?”


贵婉还没回答,明诚跪在地上,目视前方:“大哥,你跟我说,每个人的思想是自由的。”


明楼捏着鼻梁扶着墙,明诚担忧:“大哥……”


明楼没理他,硬挺着四处翻东西:“有拐杖吗。”


贵婉疑惑:“没……”


明楼看到伞筒里一把长柄雨伞,抽出来就冲明诚走过去:“对,都是我不好。胡乱教你。我还告诉过你,要你安心做学问,成为学者!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贵婉想劝:“唉……”


明诚跪得笔直:“大哥说得每句话我都记得。大哥教我的第一首诗我也记得!”


 


那一年,幼小的孩童坐在明楼怀里,跟着明楼一字一句念。


汉家旌帜满阴山,不遣胡儿匹马还。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


 


明楼高高扬起伞,明诚倔强地等着挨揍。


明楼伞举了半天,就是落不下去。贵婉长叹,把明楼手里的伞拿下来。


“他还有任务。”


明楼冷声:“什么任务?”


“青瓷,护送43号去莫斯科。”


明楼看跪着的明诚。


青瓷。


你就是青瓷。


明楼扶着一张椅子坐下:“你……换人吧。”


“不行。”


明楼垂着头,明诚终于忍不住:“大哥,你阿司匹林呢?”


贵婉也看出明楼头痛得全身发抖。明楼吞咽一下:“你跪好。为什么不行?”


贵婉无奈:“青瓷就是43号。这只是……一种迷惑说法。他必须马上去莫斯科。我们内部有叛徒。”


明楼靠着椅子撑着头,静默。


还真是……一厢情愿。


他想着把刀光剑影挡在门外,小孩儿早站在刀尖上。


“什么时候走。”


“明天一早,巴黎北站。”


 


王天风在街上找,很快确定了街对面的花房。他埋伏起来,用枪瞄着对街的花房大门。不一时里面走出个高个子女人,王天风眯着眼观察,突然一声枪响,女人的天灵盖直接被打飞。


王天风骂了句脏,街头一辆马车飞奔而去。


 


明诚疯了一样要往外跑,明楼一把捉住他,低声道:“镇静!”明楼一把扯开明诚大衣,强行脱下。明诚单薄的身体在寒冷的空气里马上瑟瑟发抖,明楼把他的双手反铐。用枪顶着他:“往外走!”


 


王天风听见花房门仿佛被炸开,明诚穿着白衬衣双手反铐,踉跄着冲出来,跪在烟缸尸体旁边。红的血,白的雪,触目惊心,互相成全。


明楼的枪顶着他:“说,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说实话你就死了!”


风雪大起来,凛冽寒风残酷地割着,明诚根本控制不住身体的抖动。他恐惧地闭上眼,哆哆嗦嗦:“我来……来……送花……”


明楼的枪戳得更用力:“快十一点了你送花?”


明诚苍白的肤色马上要化入雪中:“贵婉小姐说……有午夜舞会……”


明楼慢慢地,笑了。他的枪抵在明诚下颌,明诚被迫仰起脸,正好看向王天风,惊恐的眼泪淌下来。


王天风盯着明楼。明楼在笑,笑得很缓慢。


“你觉得我信不信。”明楼轻声道,“怎么那么巧,青瓷今晚要走,你就出现了?”


明诚被枪顶得咳嗽:“我……不知道……”


他看到明楼在笑,吓傻了。明楼起杀意——明楼想杀他。


雪落无声,明诚崩溃一般眼泪横流:“哥哥,哥哥饶命……”


明楼喘粗气:“疯子,你来执行吧。”


王天风一直抱着胳膊,没说话,没表情,没动作,就那么看着。明楼背过身,王天风用枪比着明诚,怜惜道:“你做菜挺好吃的。可你为什么要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出现呢?”


明诚瑟缩着闭上眼。


明楼背对着他们,感觉等待死亡的是自己。他的血液几乎被惊骇冻住。


一声枪响。


明楼一攥拳,喉咙里泛起腥,差点没站住。他转过身,看到明诚倒在雪地里,眼前一黑。王天风一耸肩:“震昏了。”


明楼看王天风。


王天风一扬眉:“你看看他,我应该没打中他。”


明楼抱起明诚上半身,低声唤道:“明诚?”


明诚勉强睁开眼,王天风上前拍他的脸:“小孩子,记住了,生死关头的想法才是最真实的想法,我们平时都不一定知道。你刚才在想什么?”


明诚含着眼泪:“不想死……”


王天风大笑:“正确。非常正确。”


马车去而复返,寇荣在马车中瞄准明诚。王天风抬手一枪,正中寇荣眉心。寇荣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从马车里摔出来,马车未停一路跑远。明楼怒道:“你疯了!”


王天风微笑:“他是不会放过明诚的。”


他上前查看寇荣,确保死透,对着寇荣的尸体温和笑道:“问金桂荣好。”

评论

热度(2274)